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重启之命运 八十二-罢战的凯歌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9:46

重启之命运 八十二-罢战的凯歌

“空隙!!!”

“?!!!”

削去石剑的面积,也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地步。石屑落得遍地都是,在片刻之前还有着人身般高的大剑,仅是数百下的交击以后已经被削至只有寻常刀剑的大小。

即使是受到了神殿的加护,石块就是石块。纵使是没有解放的状态也好,在神器的面前还是不堪入目!

瞄准了赫拉克勒斯守势的一丝松动,卫宫士郎倏地持剑猛击!但听到一丝轻微的声响,赫拉克勒斯手上的石剑竟已从中断裂!

“秘剑――”

机不可失。

上扬的鹰目中如此地説着,脚下踏前了一步,卫宫士郎执剑的手已摆出了架势。

“――燕返。”

嘴中疾呼,手上的剑却比声音还要快!在声音发出之前便已经挥出!

纵斩一击,横劈一刀,然后再加上斜挥的一下。

三道斩击,同时挥出。银光瞬间交错,包围,?dǐng?diǎn?然后收拢!

整个过程不会慢过半秒,前一刻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的赫拉克勒斯,顷刻之间却已被卫宫士郎的剑之牢笼分了尸!

“还有五次。”

纵使没有像之前一样用上空间和时间的强化,却不会改变此招是必杀剑技的事实。

淡然地把剑收回鞘中,卫宫士郎轻轻的后退了几步。

不借助任何外力,不透过任何途径地取巧,光明正大地在对方恢复万全的情况下交手,然后却又轻描淡写地便取下了赫拉克勒斯的两条性命。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开战至今卫宫士郎就只是凭着自身的剑技,甚至还没有用上任何的宝具,却还是能做到这个程度的成果!

以基础实力优胜为前提,就算十二试炼有着免疫已经遭受过一次的攻击的异能也好,也是无补于事。

并非附上了外力的攻击,就算想要免疫也是无从入手。归根究底,卫宫士郎根本就不是用上什么特殊的能量或者咏唱,单纯地就只不过是普通的攻击!

如果説lancer的诅咒之枪在刺出以后,赫拉克勒斯还可以免疫其因果倒转的必杀之力,那么卫宫士郎的攻击,就是完全超越了这个技能的范畴!

就算是燕返也好,也不过是化一刀为三刀。在斩中肉身的时,也不过是单纯的物理攻击。

挥刀断头,能免疫什么?难道还能从此免疫所有针对头部的攻击乃至免疫所有以刀挥出的攻击?这明显不可能!

拳击,飞踢,挥刀,只要近战能力还是超越赫拉克勒斯,胜机要多少便有多少!

至此..

赫拉克勒斯的实力,超过archer与rider两人加起来

,然后卫宫士郎的实力却又胜过赫拉克勒斯,这一diǎn已经可説是毫无疑问了。

或许,如果十二试炼完整的话,赫拉克勒斯还能借着这十次以上的复活来不断摸透卫宫士郎的战法,然后慢慢地调整至最适合的应对之法。只是..仅仅六次的机会,却是远远都不够用!

“到此为止,伊莉雅。”

测试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实力,自己到底到违了什么的水平,这些的事情都已经了如指掌。

然后更甚地..放手一战,毫无顾忌地厮杀的渴求,也已经得到了满足。

到底有多少年了?

没有把双方的性命放到天秤之上为赌注,单方面地就只是自己在克制着,到底已经有多少年了?

此战纵使不尽如人意,却也是合乎期望了。夫复何求?

“不完整的十二试炼没有击败我的可能。就算再斗下去,也只会使我刀下再添一道亡魂,想必你也很清楚。”瞇起的双眼射出的目光还是依旧锐利,身上的战意却已收起,卫宫士郎转过身来直视着旁边难以置信的伊莉雅。

实力的差距已经如此地明显。

此外,即使没双方都没有动用到宝具和王牌,这一diǎn却也非对等的。

就算是以真身降临也好,除了十二试炼以外,赫拉克勒斯的宝具再多也不会超过射杀百头等于他的传説中出现过的绝技。但是卫宫士郎则不然。

非但手中握有剑之至宝天丛云,而且还有着攻防兼备并且于防御宝具中也是最dǐng尖的八咫镜,真要解放起来的话,恐怕一击便能带走赫拉克勒斯十条命了!甚至都还没有算从娘闪闪那儿得到的王之财宝!

从质从量,卫宫士郎的宝具都胜于赫拉克勒斯不少。要是连着宝具﹑魔法等等一起算的话,两人之间的差距就只会变得更大,而这也正是卫宫士郎提出罢战的原因。

曾几何时迫得他九死一生的对手,现在,甚至已经不足以迫他使出全力了吗?

岁月流逝..当初的热血,到底要怎样才能使之再次沸腾到dǐngdiǎn?

这股空洞的感觉,充斥在心中的每一处..得与失,就仅仅在一线之差吗?

或许..就只有再次与那金发的御姐交手,才能迫得他再没保留吗?

“唔!!!”

被卫宫士郎的目光扫过身上,伊莉雅鼓着小嘴地闷哼了一声。

的确,就像卫宫士郎所説的一般,到了现在这个情况,就连伊莉雅这外行人也看出来了。单凭现在的赫拉克勒斯,恐怕没有那怕半diǎn的胜机。

既然如此,那么又该怎么办?

跟别人连手..这显然是不可能了。

单凭刚刚卫宫士郎出手救下archer这diǎn便已经可以知道,他们非但相识,而且恐怕关系也是非浅,就算不是完全同一阵线也绝不可能是敌对。

要再战吗?

人家单是卫宫士郎一人便足以力压赫拉克勒斯了,还有着archer与rider两人在旁边虎视眈眈,更别説还没有算上跟着卫宫士郎来的那个银发少女了。要再战的话,就是赫拉克勒斯有二十条命恐怕也不够用。

那么,要逃吗?

在速度几近赫拉克勒斯两倍的卫宫士郎,擅于远程攻击的archer,以及能以魔眼限制行动的rider等人面前,这又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想法?

战也不成,逃也不成..

不,在那之前..到底她为何而战?

家族的夙愿,第三法的铸成..对,她的爷爷一直是这样跟她説的。

但是...第三法的铸成,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她恨切嗣,就是因为他抛弃了她和妻子。

但是..妈妈,不,关爱自己的人,此刻在她的面前啊?

那是不同于严寒的冬之城的,彷佛连雪也能为之融化的温暖。只要踏前一步,就能被梦寐以求的东西所包容...这,是以前孤伶伶地独自睡在大床上的她所不敢渴求的。

或许..如果是眼前这两人的话,不会像切嗣一样..

那么..她又是为何而恨?又是为何而战?

“.....”

纵使不甘心,却不得不承认卫宫士郎説的实话。从刚刚短暂的交手中可以肯定,成就伟业的大前辈的...就宛如万丈的高墙一般,不是非万全状态的自己能挑战的。从十二试炼中恢复过来,赫拉克勒斯缓缓地走回伊莉雅的身旁,默不作声地等待着契主作出决定。

是和还是战,一切就看这小女孩了。反正..对方也不会伤害伊莉雅。只要她摇头,那么纵使明知对自己来説是必杀之战,赫拉克勒斯还是甘愿昂首搦战强敌。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伊莉雅的嘴巴动了几下,却彷佛还是决心不足的,终究是没説出话来。

家族的夙愿与亲人的关爱,被教育的与所渴望的在心中彼此冲突。要从小开始就受到爱因兹贝伦族长一直灌输理念的她,在瞬间之中作出这么重要的决断,她真的做不到!

就算年龄上早已成年,但就如同外表一般,也只是个入世未深的小女孩。受如斯的重压所挤压,还没有説出话来,泪花已经开始在伊莉雅的眼眶中打滚起来…

河池治疗早泄费用
莆田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榆林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河池治疗早泄医院
莆田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