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朝神记第十二章阴阳术第二阶

发布时间:2020-01-20 02:54:48

朝神记 第十二章 阴阳术第二阶

叶润端眼睛里满是戾气,他早已忘了想要教训叶七夜的想法,只把叶七夜当做了生死敌人,看到叶七夜竟然没有避开,心中只有即将要杀死她的快意。

“住手!”叶允建怒吼道。

他虽然讨厌叶七夜,但她毕竟是叶家的世子,是他的堂弟,倘若今日叶七夜死在了这里,不禁叶润端要死,他也绝对逃不了干系。想起叶君止那张冷漠的脸,叶允建身体一阵冰凉,对着叶七夜便飞了过去。

但是,来不及了,没人能阻止一切的发生。

叶七夜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叶润端的眼睛终于恢复了清明,看着飞出去的叶七夜,眼神惊恐。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就算叶七夜不能修炼,蠢笨如猪,她也是叶家嫡系一脉唯一的孩子,是叶家顶了外界压力八年都要扶持的世子,更何况她现在脑子好了,可以修炼了。他刚才那一掌是用了全力的,他也感受到了叶七夜的修为,只有区区后天六层,她,必死无疑。

“三哥!!”

叶允涵哭喊了一声,向叶七夜那里跑了过去。

叶七夜摔落的地方,那里的人全部匆匆后退,神色惊恐。

“咳咳……”

叶七夜吐出一口血,整个右臂都在颤抖着。

但是她竟然还在笑。

她没死,就值得她笑。

后天六层硬抗先天巅峰一击而不死,难道不值得她开心吗。

虽然胳膊好像断了。

吐的血也挺多的。

“呜呜呜哇……三哥你不要死啊!!呜呜呜哇……”

叶允涵趴在叶七夜身上哭的肝肠寸断。

叶七夜艰难的抬起完好的左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我没死,别哭了。”

赶过来的叶允建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然后是猜到真相的激动。

我就知道!她以前绝对是装的!她肯定已经到先天了!所以才没死!

等等,她才几岁?

想清楚后的叶允建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么大动静,早就有人去通知家主了。

光华一闪。

两道人影几乎是同时出现。

叶正凌和叶君止这对父子的表现简直南辕北辙。

叶正凌一脸的焦急,迅速走到叶七夜的身边,想要给她检查伤口。

却被叶君止阻止了。

叶君止打横抱起叶七夜,脸色虽然一如既往的冷,但是并没有众人想象的怒不可遏。

众人这时也才发现,叶七夜没死,不仅没死,除了脸色苍白些,衣服一滩红色的血看起来吓人些,其他没什么变化。

这么说来。

世子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为什么他们一点都看不出来?难道世子比他们都强?

叶润端站在原地,浑身打摆子,脸色比受伤的叶七夜还苍白。

抱着叶七夜,叶君止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那不是瞬移,是速度太快无法捕捉到残影。

叶正凌脸色难看至极。

他冷冷看了一眼叶允建,说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打成这样?”

叶允建低着头,不敢反驳。

“罚你抄写一百遍家规。”

“是。”

走到叶润端的面前。

叶正凌也没有发火。

“去跪祠堂吧,等七夜无事,再由她处置。”

等叶君止将叶七夜带回小院时,她已经陷入了昏迷。

青姨什么也没问,把一脸泪痕的小兰赶了出去,就开始给叶七夜检查身体。

须臾,青姨走了出来,对一直站在门外的叶君止说道:“王爷,世子的右臂断了,体内是否有伤,我看不出来。”

叶君止进了房间,手指搭在叶七夜的手腕上,一丝灵气顺着叶七夜的经脉游走着,修复了她有些受损的内脏。

他一手扶着叶七夜断掉的右臂,一手自指尖发出一道光芒,恍若水流,光芒进入了叶七夜的断臂,迅速的替她修复着伤口,很快,断裂的骨骼修复如初,伤口也自动愈合。

替叶七夜盖好被子,叶君止走出房间,静静站在门前,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像是怀念,又像是感概。

“青姨,七夜没事了。”

青姨轻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叶七夜没事了吗?

身体是没事了,但是精神就不一定了。

她陷入昏迷并不是因为叶润端那一掌。

而是在叶君止带她回来的路上,突然感觉脑海中一阵波动,好奇之下,她用意识探查了一下识海。

识海,人的意志精神之所在,魂魄以什么方式体现?精神。

魂魄为本,精神为器。

一个人的魂魄越强大,精神力就越强大,心志也就越坚韧,修仙后期,讲究的不是一味的吸收灵气,那时,灵气对他们来说已无多大用处,那时的突破,讲究的就是心境上的突破。

叶七夜用意识去探查识海,是正常的,每个修仙的人,一旦可以内视,都会查看自己的识海,看看自己的精神力如何。

不正常的是,她看到的识海,真的是一片大海,一片凝固的海,就像被冰封了一样,在那大海上方,立着一块菱形的金色石头,金色石头散发着光芒,也唯有金色石头下方的那一小块海域有着微微波澜,不是真的死水一片。

在看到金色石头的一瞬间,叶七夜感觉神经就像是被人拿刀子割一样,一秒没耽搁就痛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叶七夜听到了外面的虫鸣声。屋内只有一根蜡烛还燃烧着。提供着微弱的光芒。

叶七夜睁开眼的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一切都太清晰了,房梁上蜘蛛的腿毛她都能看的清楚。

下了床,叶七夜发现自己身上滑腻腻的,一层恶心的黄色物质堆积在皮肤表层。

恶心,真是太恶心了。

叶七夜赶紧跑去沐浴,一心想洗干净的她,没注意自己的速度比以往快了很多倍。

等她洗干净身体,穿衣服的时候,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长高了。

以往穿在身上正好的的亵衣,现在已经露出了脚踝的部分,像极了前世的那些七分裤。

查看了一下修为,并没有再进步。

为什么会洗髓伐经?她以为经历了一次,身体的杂质已经排干净了,这次一没用灵药泡澡,二没吃灵丹妙药。

难道是因为那颗金色的石头?

睡不着,心不静,不想修炼。

叶七夜出了门。

穿着一身雪白的亵衣,女鬼一样徘徊在小院里。

打开院门,门外站着的叶破身看去。

“咦?破军,你怎么还没睡?”

叶七夜忘了自己刚洗好澡,头发只是松松的扎在了脑后,一缕刘海自然的垂在额前,最主要的是,她忘了照镜子。

月光下,叶破军可以清楚的看见叶七夜精致的锁骨,修长的脖颈,那张虽然稚嫩但美的雌雄莫辩的脸。

似乎,世子又漂亮了,但是漂亮这个词用在一个男人身上似乎不太好,可叶破军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嗯,和石叔轮流守夜。”

叶七夜的院子并无护卫,在叶石来之前,根本没有守夜这一说。

如今有了叶破军,他便安排他们两人分别守半夜。

叶七夜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指了指小院一旁的荷花池,“陪我走走吧。”

荷花池里种的全部是灵荷,由于是夜晚,叶七夜可以清晰的看见灵气从荷花里冒出来。

咦?还会光合作用呢。

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叶七夜看着月下的荷花,转头对叶破军说道:“你看,好漂亮吧,要是有萤火虫就好了。”

叶破军没见过萤火虫,所以没说话。

叶七夜伸出手,仿佛是想去触摸那些荷花。

也就是在这时,自她指尖,飞舞出了一只萤火虫。

叶七夜似有所感。

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着那种从无到有的感觉。

叶破军一直关注着叶七夜,见她闭上了眼睛,以为她累了想睡觉,刚想提醒她这里凉,便见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似是天上银河坠于她指尖。

点点星芒,在她指尖飞舞,越飞越多,越飞越高,叶七夜整个人被笼罩在萤火虫中,闭着眼睛的她不知道那一幕有多么瑰丽。

再次睁开眼睛,叶七夜看着身边环绕的萤火虫,浅浅一笑。轻声说道:“阴阳术,第二阶,幻境。”

郑州银屑病医院的电话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看病贵吗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里比较好
宝鸡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玉林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