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十三章小蒲节操真高尚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0:10

上古传人在都市 第十三章小蒲节操真高尚

经过张永‘春’的介绍,蒲阳基本了解了他们现在面对的难题。其实案件并不复杂,就是一起恶‘性’杀人案件。死者被摧毁得非常的残酷,脑袋被裂开,‘胸’腔也被破开,里面很多内脏都没有了,省城刑警的定‘性’是人体器官贩卖团伙的恶‘性’作案。

这样的案件不会是独立的,而是有一个利益团伙,也不会局限于一个地区,死者被取走的内脏器官,可能有的运送到外省去了,有的甚至可能贩售到国外去了。省城市局的权限有限,便将这恶‘性’案件汇报到了省厅刑侦处,通过省厅和其他兄弟省市联合办案,希望能一举把端了这犯罪团伙利益链。

刑侦处的张永‘春’不是警官大学毕业的,而是从基层一步步上来的。能做到今天这个位子,享正处级待遇,是因为二三十年间破获了很多大案要案。他现在可能没有一线刑警‘精’力充沛,没有毕业警校‘精’英理论先进,但多年累积的各种经验和见闻,却是一笔形的宝贵财富。

本来他也认同市局刑警的判断,但在看到死者相片之后,就不淡定了。刑警的判断是因为内脏找不到了,一般人再怎样的仇杀,也不至于开膛,就算开膛也不会把内脏另外带走。至于伤口,则是鉴定为有大型犬类动物协助伤人。

而在张永‘春’看来,论是头颅还是‘胸’腔的伤口,都是非常锐利凶狠,虽然藏獒之类大型犬只也有可能造成这样的伤口,但很难训练到只动爪子抓裂要害却不动牙齿。牙齿是它们加厉害的天然武器,那是本能的伤害。

在亲自见过尸体之后,他加确定这不是大型犬只的伤口!以他的经验,竟然找不到开膛开颅的刀痕,办案刑警推断是是开膛之后再让大型犬只撕烂伤口的,从而‘迷’‘惑’警方判断的方向。而见识过一些超自然案件的张永‘春’,则是和妖联想到了一起!

但市局办案刑警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会往这方面联想,只能是正常的犯罪推理,偏偏这方面的事情,张永‘春’也不能公开的讲出来。只能在配合市局调查方向的同时,给于前线的同志多的安警告,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今天他按捺不住找蒲团,是因为市局的同志通过调查,已经锁定了一个重要嫌疑人。没有抓捕、汇报到他这里,是想要看看省厅和其他地方的协调进度,以打草惊蛇了。而张永‘春’和其他兄弟省份的同仁沟通,目前并没有具体的线索,大家只能互相保持互动。如此一来,市局这边为了不让嫌疑犯消失了,有必要实施抓捕。

张永‘春’这边把时间押到了今晚上,同时联系他见识过能力的蒲团老师。事实上他昨晚上就打蒲团了,可关机了!

这也怨不得蒲阳,老叔很‘潮’的‘弄’上市的旗舰机,‘性’能强、屏幕大、分辨高,能不耗电么?给他的时候就用一半电了,然后一晚宿醉,昨天白天又上班,什么时候没电关机了蒲阳都没留意。还是今天起来准备玩玩机,才找出老叔一起留下的充电器充电。要不然吃饭时候张永‘春’还找不到人。

“就是这样的情况,请蒲老师来,就是想要由他跟我一起行动,为大家伙压阵。若是普通的凶犯也就罢了,市局刑警队的同志就能制服他。若是……那些东西,就要靠……现在是要靠小蒲老师你了。”张永‘春’言辞诚恳。以他这个级别,实在不能宣扬封建‘迷’信言论,所以他也是顶着压力。

靠我……靠!那我靠谁?

事到临头蒲阳也不能说不行了,便想着怎样降低风险,直接建议道:“一线的同志很辛苦,危险系数也高。我觉得应该慎重……”

“是的。说他们是人民的保护神也不为过,现在论大案小案,我们的破案率和破案速度都非常好。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第一现场面对凶犯时候的危险……呵呵,我就不表功了。”

事实上张处长也不是吹嘘,发达的大都市,因为人口密度和流动‘性’,各种案件也是不可避的多,但随着诸如监控越来越多等科技配套,和警力的充足,破案率和破案速度确实比以前好太多。贫穷的农村、山区,则往往因为设备、警力不足往往很多案件都是不了了之。

蒲阳深深的点头,在认同了警察的危险之后,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要不……今晚的行动我们‘抽’调武警支援?”

张永‘春’的脸‘色’当即变得尴尬了起来,这可不是派出所民警、治安的行动,省厅刑侦处参与督导、市局刑警大队侦办,就抓一个嫌疑犯还要调武警,这可不是大规模事件,也不是干……

蒲阳懂了,马上换了一个语气:“我是觉得这样比较有把握,大家都能安一点。不过若不是妖怪作祟,就不太好‘交’待了。我能理解,这样吧!先带我去看尸首,看看能否在行动前确认状况。要真的是妖,也不要武警、特警来支援,由我去还不会打草惊蛇。”

张永‘春’的脸‘色’这才转好,马上恭维了一句:“小蒲老师是蒲老师的衣钵传人,肯定能力超凡,由你出马一定是手到擒来!”

装什么呀大尾巴狼啊!蒲阳暗骂自己,可现在他已经被绑上了这列战车,反正硬着头皮也要上了,畏畏缩缩、瞻前顾后定让这个老刑警看轻,装得牛‘逼’一点,反而能好的贯彻他的意愿。至少……收不了这妖,能让警察们不送命也是功德一件了。

……

半个小时之后,蒲阳胃里面翻江倒海!

他本以为不就是看个尸体嘛,受过《电锯惊魂》等老美电影的熏陶,应该是小意思。没想到亲见却不是一回事,虽然被冷冻着没有难闻的气味,但光是看那个被开颅开膛的模样,就让他想要大吐特吐了。

为了不辱没老叔和蒲家,他是顶着巨大压力坚持看完了,到后是努力让自己想象那是超市‘肉’档的冻‘肉’。(后遗症是他以后去超市见到‘肉’档就远远避开)

见蒲阳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能够那么平静的看完,张永‘春’不由暗赞,不愧是名家之后啊!这可不是演电视,就算是刑警,也不是常见到这场面,很多人都受不了。

“小蒲老师,我见你看完之后神‘色’严峻,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听到张永‘春’低声的询问,蒲阳一阵语,我这一直在强忍着不呕吐,神‘色’能轻松得起来吗?你叫个晕车厉害的大婶在车上喊“茄子”拍照试试看!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那也忒丢怂了。蒲阳依然神‘色’严峻,还皱着眉头,语气深沉而很慢――说了他怕喷出来。

“事情……没那么简单。”

“对,我也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张永‘春’仿佛找到了知己,不过并没有多乐,他既为自己没看走眼而有信心,为这严重后果而忧心。

“放心吧!有我呢。”蒲阳努力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口袋。“别看我似乎空手过来,我有分寸和准备!”

张永‘春’感‘激’的点点头,不得不说,这个他没有多大信心的年轻人,现在给了他很大的希望。只是一句话,便让他安稳了许多。

其实蒲阳说的都是废话!看似掷地有声,其实什么也没有说。有我,只是有我参加而已,不等于一定赢,我又不是“傅哲萤”(负责赢);有分寸和准备,只能说我尽力了,不是说一定能干掉妖怪。

事实上他刚才什么妖气都没有感应到,不说他强忍作呕的状态,单单那尸体几经移动、并好几天冰冻着,有妖气也散光了!不过他看了伤口,倒是比较倾向张永‘春’的分析。

“小蒲老师,我们先去吃饭,早点回来开会布置,今晚上我们就实施抓捕!”有了小蒲老师这个“高人”撑腰,张永‘春’的底气充足了许多。

说到吃饭,蒲阳的胃继续翻腾……

就算去食堂吃,堂堂处级干部,总不至于请吃素吧?论那种‘肉’类,都会让他联想到刚才看到的东西……一想到这个,他是反胃。

“不用了!我执行任务一般不吃饭。”

“啊?”听到蒲阳的回答,张永‘春’有点奇怪,人是铁饭是钢,就算安排在晚上,谁知道具体几点才能逮住佳机会?不仅要先吃饭,还要多吃点‘肉’抗饿。

蒲阳莫测高深的一笑:“人饿了的时候,胃会分泌一种被科学家称之为‘饥饿‘激’素’的物质,它让人保持清醒、提醒补充能量――大概是生存本能,昏昏沉沉饿死了都不知道。而吃东西之后,碳水化合物会很分解成糖分供应能量,达到一定平衡之后,饥饿‘激’素就停止分泌,而再多容易让人犯困,所以人吃饱了容易犯困――这不是消化造成的。据说有些医生在有手术的时候,都不会吃饱。我要对大家负责,务必保持‘精’神状态,所以晚饭先不吃了,搞定收工再吃宵夜吧!”

张永‘春’不知道他现在的状况,还以为他节‘操’真的那么高尚,不由得肃然起敬:“小蒲老师,我老张服你了!我也跟你一样,保持佳状态!”

蒲阳又摇摇头:“那也不用。首先您这岁数……这样对胃不好。其次您可以光吃一点‘肉’、蛋之类高蛋白的食物,分解的是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分解得慢,不会因迅速补充大量糖分而易困,又能久不觉得饥饿。再说了,您的职业素养和习惯会让您工作时‘精’神抖擞,不需要这些细微的地方。”

张永‘春’听了是感动,小蒲真有学问,真是好人!既关心我上了年纪的身体,又给足面子,其实前有刑警队的同志,后有他压阵,我就一个过场,不是那么重要。

信州协和医院预约电话
上海儿童医院刘新琼
滨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呼和浩特牛皮癣医院
辽宁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