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顾道长生 第五十七章 结交

发布时间:2019-12-04 12:52:54

顾道长生 第五十七章 结交

第一批醒神香和香丸寄出去之后,有人无聊试了一下,本来没当回事,结果却是大惊喜。此前是看曾月薇的面子,现在一个个的特积极。

短短两日,顾玙又接了十份订单,今儿一整天都忙着备料,晚上才有空过来。

其实在他心里,没有什么富豪的标签,只凭自己感觉。他对曾家的印象不错,也想交交朋友。

就像对小斋说的,不管普通人还是修道者,只要你需要资源和交流,就离不开群体环境。他初踏修行之路,暂且看不出什么需求,但保不齐以后呢?

他并不会小看世俗的财富和权力,有时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

单说那曾宅中,当香气散尽,五个人还沉浸在人间天上的意象中不可自拔。然后,他们就看着顾玙踏月而来。

这一瞬间的画面感,竟如谪仙在世。

恍惚了好一阵,还是老太太先回神,起身相迎:“小顾!”

“曾奶奶,实在有事,晚了点。”顾玙微微致歉。

“不晚不晚,刚刚好!”

老太太此时也小孩心性

,拉着他的手进到边厢,颇为得意的道:“来,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这是雷老。”

“这是孙老。”

“这是肖老……”

顾玙一一见过,姿态平实,那四人就比较神奇,完全没有之前的样子,一个比一个热情。他们退下来后,都热衷香道,但水准跟曾奶奶差不多。

曾奶奶当初就连连惊叹,更何况他们毫无心理准备,受到的冲击力简直翻倍。

“小顾,来来来……”

雷老头腆着大脸,把人家拽到自己身旁,问道:“你那个香是怎么做的?我买的香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从来没这么,这么……”

“通透!”肖老头接道。

“哎对,就是通透!”

老雷品了品,愈发觉得这词恰当,乐道:“你这香真是邪门,我整条脊梁骨都在冒凉风,味散了又意犹未尽,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他或许一时情急,或许故意装傻,直抠抠的问人家配方。

顾玙认识他谁啊,只是笑笑不答。张老头颇觉丢人,插话道:“小顾,听说这个叫伴月香,可有什么来历?”

“哦,五代有个学士叫徐铉,是位制香大师,每逢月夜便独坐中庭,焚佳香一炷。久而久之,就将自己制的香称作伴月香。这香方散落民间,后来传到我爷爷手里,他就改了一下方子,变得更加清和。说起来,我也算家传。”

顾玙并没往自己身上揽,都推到已故的爷爷身上。果然,五人听了纷纷感叹:

“唉,可惜可惜!”

“无缘一见啊!”

“光听你这么一说,就知道顾老是位高人,唉!”

“……”

他稍稍低头,有点小恶作剧的抿了抿嘴。

所谓伴月香,就是用莞香、苏合、鸡舌、豆蔻、芸香、白茅等配置而成。芳泽溢远,可以养性虞神,一般用在书斋琴室,禅房净舍。

那方子到了爷爷手里,老人家嫌它太过中正,不够清雅,就添了一味银桂。

再到自己手里,又觉不足,便有了一丝“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感念。

前文说,品香三境:品料、品味、品意蕴。意蕴这东西无解,已经到了某种精神范畴,就像武侠小说里任你剑法高绝,我剑意一出,分分钟秒杀。

当然了,品香也要相应的环境,越是高级香越是如此。

看那夜凉如水,飞镜高悬,熏上一炉伴月香。当馨香缭绕,明月当空,你在庭中静坐,摒弃尘世纷扰,这便是香道的趣味。

有些东西,那五人或许永远不会知晓,但并不妨碍他们尤其是新来的四位,对顾玙刮目相看。

不知不觉间,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分已经从制香师提升到了小友的程度。

……

他们聊得火热,另一边的子弟帮莫名其妙,先是几个长辈抽风似的,然后来了个年轻人,又抽风似的奉为上宾。

雷子明咂巴了下嘴,奇道:“你还别说,那小子肯定有点干货。不然以老爷子的脾气,可不能那么近乎。”

“他都进去半天了,哎呀,我也想认识认识呢。”肖媛媛本能式的散发出一种男默女泪的画风。

“那就揪出来啊!”孙家少爷随口道。

“好啊,那你去?”曾月薇笑道。

“噫,我可不敢!”对方立时认怂。

雷子明瞧着顾玙,终究忍耐不住,道了声:“我去!”

说着,这货大踏步奔向偏厢,一把木门,嘿嘿笑道:“我说爷爷奶奶们,都拽着这么长时间了,借给咱们一会呗?”

“哈哈,你个混小子!”

雷老头笑骂一声,又道:“小顾啊,别介意,这是我孙子。你要是不嫌弃,就去给他们指点指点,免得一帮兔崽子不知天高地厚。”

“就是,陪我们几个老家伙这么久,也是难为你了。”孙老道。

“您别这么说,我也想多交交朋友,那我过去了。”

顾玙笑着,起身就出了偏厢。

“听说你21,我比你大几岁,叫你声老弟不为过吧?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雷子明性格直爽,一伸手就要搂他肩膀。顾玙讨厌跟人接触,似无意往前一蹭,那胳膊顿时落空。

嗯?

那货心下奇怪,自己从后面伸过来,他是碰巧还是察觉到了?

数步之间,俩人进了正厅,十几号人呼啦啦的凑过来。这里有嫡系的孙子孙女,也有稍偏一点的,比如表亲和堂亲。

土豪跟土豪是不一样的,贺天那货是一种,曾月薇是一种,雷子明又是另一种。顾玙一进去,就觉得气氛不错,再聊了几句,更是印象颇佳。

起码这五家的教养都很棒,就连那个特别假特别假的肖媛媛,表面上的感觉也过得去。

而相应的,那帮人对他也很好奇,七嘴八舌的各种探究。顾玙挑挑拣拣,有几分刻意藏拙。

交流了一会,部分人觉得无聊,又各去抱团。

雷子明始终没走,似乎对他很感兴趣,待语热话熟,忽地摸出一张会员金卡,笑道:“老弟,我们一块搞了个射击俱乐部,绝对真料,有空来玩玩。”

“哦?”

顾玙眼睛一亮,倒有几分心动。射击俱乐部这东西貌似困难,其实有关系一切好办,对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真枪实弹。

他特想看看打枪的威力,或者说,当自己面对一个持枪的敌人时,能不能干掉对方,并且避免伤害?

虽然可能碰不到,但有个概念也是好的。

于是他接过会员卡,应道:“谢谢了,改天一定过去。”

…………

也是今夜,远在盛天的一处住宅楼里,灯光通明,青烟袅袅。

书房的案上燃着香丸,青蛇就伏在香炉旁边,闭目假寐。江小斋埋首在一大堆文稿中,正整理一些资料。

这些文稿有手抄的,有复印的,还有泛黄残缺的古本。皆是繁体竖排,多数没有标点,看着就头痛。

她却极为熟悉,有条不紊的一一梳理。这些都是近年收集的古卷残籍,因为父亲刚好主管文化,行事比较便利。

“呼……”

过了许久,她终于解脱出来,把几份文稿往眼前一排,长吐了一口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