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原罪未央 第一百八十七章 总有偏离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0:50

原罪未央 第一百八十七章 总有偏离

急速前进的限量版轿车风驰而过,相比较车外沿街人群某些出于眼尖的惊呼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故作名利淡泊、讥笑嘲讽,车里坐着的三个人安稳如常。

这现世奢华的新宠是发布展览那天爱德华的管家亲自送来的,时速早已超过交通法则规定的上限,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代表官方的执法人员跟上来鸣笛制止发出警报,就好像具有肆意妄为的特权,可是这特权却比最高领导人还要夸张。

兼职保镖打扮却酷似黑道的司机不发一言地开着车,熟知的地表路线都早已刻画在大脑皮层的浅处,而有更重要的反应事项被记在深处。

当老板上车后并没有开口颁布下一个目的地的时候,就要注意仔细听从老板助理的吩咐,但是如果就连老板助理也没有任何动静的时候,那就要不能向任何方向打方向盘,而是就这么一条道路笔直却又漫无目的地向前行驶,附加条件是要与往常的速度一致。

这种低气压的诡异时刻发生的次数极罕见,不过今天倒是让他碰上了。

于是,车子以一种外人无法察觉这不同寻常的无的放矢穿越阡陌交错。

方旭顿了顿手中的笔,低头望着纯白色的纸面上那不小心扭曲的一撇,眉宇间尽是过分自责。

上至天界下至公司人间,他的用笔早就为人津津乐道,如快刀斫削垂露收笔,且有正有侧悬针收笔,洞达跳宕,提按分明,藏锋露锋含蓄恣意,这样已经很是了不起,而能够做到在不论何种情况下都岿然不动地在本子上写下足以称之为模范的疏朗萧散,说实话真想挫败而又面露妒忌地吼一句古镜哪来这么好的运气能有这种确确实实具有实际意义价值同时还死心塌地的左右手。

可是这般难得一见的失态,不难推测,肯定也与古镜脱不了干系。

方旭抬起头,微微侧目望向一直不发一言的古镜,竟有种一望无际的距离有别,好像回到最初,天地间余下仅仅几个足以辨别的声息,光与暗成半存在,背贴靠着背就是不肯承认已到嘴边的不舍分离,那一点别有洞天后来果然留下了痛楚,可是却已经隔绝数以光年的距离,于是,曾经许诺的相依为命、形影不离都不再有任何意义,甚至在后来,上天入地,才想起那只是随口许下的徒说。

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羁绊,只是不断为方旭对古镜的无条件忠心感叹奇迹,就好像与生俱来的属性,不需要任何的所谓几个阶段见证而来的相信,顺理成章到约定俗成,甚至有些自暴自弃。

“喂,阿旭。”胳膊肘部抵着车窗下端延伸出来的边缘,手掌心托着下颌,古镜依旧望着窗外那一片苍穹,“你说,那还是路西法吗?”

“是啊。”

“是真的路西法?会不会有人作假……”

“没人能在这上面作假,因为是路西法。”

“可是……为什么他能够……”

“少爷?”

“我找不到用词,就连近义词都找不到,而这让我感到头痛的东西,就连歧义或者完全错误的也说不出来了。”

像赌气一样死活不肯转过来看自己,可是方旭单凭车窗倒影就将男人闷闷不乐的抑郁表情尽收眼底。

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不是因为少爷生的闷气完全是出于根本不存在的计较输赢,而是因为他总会发一些深沉浓重的脾气却又露出孩子气的表情,隐藏拙劣到每每让他轻易识破,可是谁都知道他的能耐不容小觑,纵横捭阖奇正相生,而就是这样的人曾经拯救了自己,是让他头皮发麻的存在,不可或缺直至毛骨悚然。

“其实,少爷是很喜欢他的吧!”

“我?喜欢?他?你别吓我,我早上喝的蜜桃汁都要吐出来了。”古镜龇牙咧嘴地嗤了一声,可是随即又回到了前一秒的心烦意乱。

稍微能理解一点,方旭闭上眼睛暗暗地浅笑,画面回溯到之前的姤兆潺湲,言言语语,一晃昏晓。

直到顾小小哭晕在阿法的怀里,房间里才归于平静。

掌心面朝那一张有些冰凉硬涩的座椅,幽蓝色光芒在一闪而过之后轻而易举地改变了它的形状,变成了一张舒适的床

原罪未央  第一百八十七章 总有偏离

平躺着放好,体贴地在女人的身上盖上用金线、银线、羽毛织就的锦缎,这才起身看向那一方让他起了怒火的群体。

“你已经无聊到要为难一个人类灵的地步了吗?”目光直至古镜。

“你也堕落到为了一个你从来瞧不起的人类灵就恼羞成怒的地步了吗?”

能看出路西法在很艰难地克制,可是就是因为如此才让古镜感到心惊。

曾经的你,那个光辉耀眼到整个天界都不谋而合地将你视为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的晨星的你,那个后来仅仅为了人类而与天界决裂不惜堕天的你,不论世界如何旋转,你的美没有任何人发出异议,你的强大无比今时今日依旧超越宇宙中最大的发光体。

如此,是什么让你不再是我眼中的那个你。

所以我好奇,干预到这里就是想要解开这个让每个在数不清的夜里千呼万唤的兄弟无所适从的谜题。

简单的一次挑衅,压根还没使上什么手段,你就自己暴露了真心。

现在的你,在我面前露出这种表情——不能分开,无法忘怀,彼此间的这一点各自情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其实豪情万丈得有些不真实,以至于挥手告别只是霎那之间,两条曾经有过交集的轨道延展向互成九十度的遥远,没法重新来过亦不能减速停驻,于是决绝得放弃那些曾让自己欣羡的三五成群,不知休眠前进向前,只为再一次两相交汇的那一天。

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或许我也有被同样的问题困扰着,只是一直采取着逃避罢了。

“我和你协议。”

“什么?”怔忪着睁大眼睛。

“请你的‘节制’再一次净化吧!封锁小小的记忆。”r1152

...

安康治疗阳痿医院
景德镇好的妇科医院
上饶治疗早泄医院
北京天使儿童医院怎么样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