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霜狼战争 39 奴役者巴罗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4:52

霜狼战争 39 奴役者巴罗

兽人血脉中延存下来的无畏与血性让他们悍不畏死,哪怕巴罗已堕落为萨格拉斯的爪牙,哪怕巴罗此时看上去如炎魔般凶残强大,但他们还是跟随着奥加等人冲了过去。

这个背叛了部落的家伙必须用鲜血和性命来偿还他所犯下的罪孽。

皮纳克抱着卡什莫萨满跑到几名受伤的战士之中,解开老萨满的皮衣,那枯瘦胸膛上的刀伤是如此的醒目,鲜血还在不停的往外喷涌。

“你们几个过来。”皮纳克把自己的皮衣撕成几片碎条,又从腰袋中找出止血的药粉,这是妹妹阿格娜给他的,将药粉一股脑的倒在伤口处,然后用一根布条按下住伤口。“帮我给他翻个身。”

几个伤员迅速照做,随后老人的后背也被倒上了药粉,接着几人合力用布条将卡什莫萨满的前胸后背都缠住。

皮纳克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咬着牙,胸膛一直在剧烈的起伏,他已出离的愤怒。将自己的爷爷轻轻平放在几件皮衣铺成的垫子上,皮纳克重新拿起武器站了起来。

“你们在这里保护好他。”

“以我们的性命起誓,绝不让任何人靠近卡什莫萨满!”

“啊!”皮纳克再次发动了血之狂怒,他胸中的怒火近乎实质般灼烧着胸腔。“畜生,我以战吼部落勇士的尊严起誓,今日定要砍下你的头颅!”

皮纳克的怒吼如雷鸣般响彻草原,跨上座狼,座狼也像是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怒火,皮纳克的意志就是它的意志,座狼驮载着皮纳克拔足狂奔向巴罗。

此时的巴罗正挥舞着锁链将一波又一波的爬虫击飞,把一间又一间的房舍摧毁,他的四周全是熊熊烈火和残缺的尸骸。他已经越来越享受主人赐予的力量,这比玛尔塔给予的更强大,血肉如熔岩般灼热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更加的渴望杀戮与毁灭。

曾经强大的部落勇士在自己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只是轻轻挥舞手中的锁链就能将其击飞,若是稍稍使上一点力,那连人带坐骑都会被抽得面目全非,不过这不是最有趣的,巴罗找到了更好的取乐方式,他将曾经的族人击飞的时候会顺手狠狠给上一下,对方在空中惨叫着被打爆的画面然他无比愉悦,空中弥漫的血腥味和**被烤焦的味道让他深深上瘾,并沉迷其中。

“哀鸣吧,绝望吧,我会让你们知道主人的力量不是你们这群可怜的爬虫能够抵挡的!”

…………………………

背对着狼骑兵们的古尔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如他所愿,巴罗终究还是将自己出卖给了萨格拉斯,而萨格拉斯也接受了巴罗的自我献祭并赐予了对方强大的力量。

看着不断前去送死的绿皮贱民,古尔丹知道自己这次总算完成了两件大酋长交代下来的事情。

灭亡战吼部落这件事是所有人狼骑兵都知道的,而测试那个魅魔给的献祭之石却是大酋长的暗中交代,知道了这石头确实可以给人更强大的力量

,那大酋长的野望就能更早的实现,作为执行者的自己想必也会得到更大的提拔和嘉奖。

不过大酋长利用萨格拉斯和他的那群走狗这件事还不能让身后的蠢货们知道。古尔丹如此想到。

“团长,我们要过去帮忙吗?”一个蠢货低声请示道。

“帮忙?你眼睛瞎了吗?”古尔丹反手就给部下一个耳光。“你没有看到那个该死的家伙变得有多强大?我们的任务是来剿灭战吼部落,不是来送死的,明白吗?”

挨打的兽人有些委屈的说道:“可那个家伙似乎已经成为了恶魔的走狗,难道不应该消灭它吗?”

奥瑞姆的城墙上雕刻着先祖玛尔塔的英雄事迹,希望以此让后人铭记过去的苦难,自然的就会有萨格拉斯和他的那群走狗的雕像,巴罗此刻的样子非常像那雕像中的奴役者,这位兽人因此才会问自己的团长。

“呵呵,如果你想成为屠魔英雄那就去吧,我绝不会拦着,你去吗?”

对方赶紧摇了摇头。他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红皮兽人,先祖传承下的不屈和无畏早已被腐化堕落的生活腐蚀得一干二净,除了能毫不犹豫的向自己同胞举起屠刀之外,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都不愿去白白送死。

如果这个愚蠢的部下敢公然点头,古尔丹不介意送这个家伙去死,不过对方的反应还让他满意,拍拍部下的脸颊,古尔丹一脸随和的说道:“明早再来这里时就不会有活人了。所有人听令,立刻撤离。”

红皮兽人们的快速撤离并没有引起战吼部落兽人的注意,他们的眼中只有巴罗――这个疯狂肆虐的萨格拉斯走狗。

已经有太多人死在巴罗的手中,可兽人们依旧无畏生死的冲上去,就连一些负伤的战士也加入到了进攻的行列,渐渐的,巴罗也开始感觉到吃力,他的腿上和腹部都受了伤,那些位置的黑色鳞片被砍掉破坏了他愉悦的心情,他更加凶残的对待这些老朋友。

奥加被他打断了腿,奥加的座狼被他打折了肋骨,接着他又将鲁塔斯连同其座狼踢进了一间燃烧着的房屋,他此刻还听到那头座狼的痛苦哀鸣。能站着的人已经没有几个,整个城镇全是燃烧着的大火,就连大雪也因这里的高温变成了蒸汽回到天空。

收拾掉最后几个人,巴罗迈着步子走向倒下的皮纳克,这个小子在他的腿上连砍了几斧头,他要好好折磨折磨这个小子,让其付出应有的代价。

皮纳克已经身负重伤,听着锁链摩擦地面的声响越来越近,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可他嘴里还在不停谩骂着,心中的不甘与愤怒并没有因为鲜血的流逝减弱半分。

一只如同岩浆般灼热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剧烈的灼烧感比身躯上的伤口还要让人难以忍受,血肉被烤焦的味道立刻弥漫开来,可是皮纳克咬着牙一声不吭,就那么死死盯着巴罗那对发出红芒的眼睛。

“哈哈哈,放心,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杀掉你。”巴罗残忍的用另一只手狠狠抓住了皮纳克血流不止的手臂,又是一阵可怕的滋滋烤肉声,可是皮纳克仍然没有痛呼出声。

“你叫啊,只要你痛苦的**出来,我就给你个痛快。”

就在他选择要对皮纳克其他伤口下手的时候,一只箭矢带着淡淡光芒飞了过来正中他头上的犄角。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全身是伤的马洛手持长弓,一脸坚毅的站在火焰之中,弓弦上搭着一只由白光凝炼而成的箭矢,只见这箭矢堪比那天空中的皓月,并且越来越亮……

牡丹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湘潭治疗阴道炎方法
防城港男科
牡丹江好的癫痫病医院
湘潭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