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白旗超限店 第10章 零级临时工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9:33

白旗超限店 第10章 零级临时工

手链由十颗棕色原木珠子串联而成,表面光滑、样式普通,看起来和地摊货没什么差别。既然自己的名字已经在上面了,那么钱镜毫不犹豫将它带在手上。

“这倒不错。现在喜欢文玩的人不少,戴着手链也不扎眼。”他拨弄着手链,感受着其圆润舒适的手感。当按在刻有自己名字那颗的时候,奇异的变化产生了。

另外九颗木珠嗖的一声,自己凑到一起形成紧密排列,然后开始显示文字。每一颗珠子上有一个字或者标点符号,然后依次不断变化,就像点阵LED广告屏一样。文字串联起来播放出句子,表达复杂的意思。

通过这种形式,钱镜知道了自己现在成为了营业员,等级0,或者被称为“临时伙计”。不同的等级具有不同的权限,而等级0的临时伙计除了买卖东西、打扫卫生和送货之外,只能做相当有限的事情。

钱镜看向了计算机,因为他所能做的事情都和这台电脑有关。通过它,钱镜可以盘点白旗杂货店的存货,还可以查询商品的用途。相比于杂货店现在有什么,钱镜更关心心灵塑形墨水的情况。

当他坐到计算机前,手链上刻有名字的那一颗发出柔和的淡黄色光芒,忽明忽暗,类似萤火虫。屏幕上的界面变了,除了显示“钱镜已登录”外,可以通过带有数字编号的几个选项进行操作,简单易懂。

“不能订货,不能查询客户信息,不能位面移动……位面移动?吼吼吼,真是越来越兴奋了!”钱镜看着那些灰色的选项,属于可以知道但还不能使用的。而在几个灰色的选项下面,明显还有几行,只是一个字的说明都没有,也就是“不能让你知道”那种。

“位面移动就是穿越了吧?就这还不是最高级的能力?这下子我还真想象不出杂货店还能干什么!”钱镜心中只有激动,他生平第一次有了“梦想突然实现”的感觉。很明显,只要提升自己的营业员等级,不断解锁权限,当然也就能够使用这些功能。

“未来是光明的,从现在开始一定要脚踏实地的干。”钱镜嘴里哼着欢快的曲子,将光标移动到查询功能上。就在他准备要输入“心灵塑形墨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仔细想想,这样做似乎很不稳妥……不只是不稳妥,应该是错误的。”钱镜仔细想了一下。

心灵塑形墨水来自佘老爷子,而他作为白旗杂货店的老板,也说自己没能搞清这个物品的功能,所知的信息都是道听途说。以此推断,自己作为一个零级的临时工,不可能比他一个老板查出来的资料还多,因此这样做就是徒劳。

而且,从谨慎行事的角度来看,自己刚来店铺工作,立刻就查询心灵塑形墨水?这种行为充满疑点。一个打工的大学生,第一次进入店铺,就查询珍稀级别的物品,这简直和直接承认拥有这个东西没什么差别。

就算钱镜只有最基本的电脑常识,他也知道所有查询的动作都会留下记录。如果按照佘老爷子留言中透露的构想,这家店应该在佘家的掌握中,营业员查询一下,被老板知道了也没事儿,都是一家人嘛。但实际情况中钱镜是个外人,这个时候低调些更好——尤其是他没有将获得的能力转化为自保的本领。

“要是成了一家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钱镜舔舔嘴唇,然后在查询框中输入:“怎样提升营业员等级”。

答案很快就出来了。整个体系很复杂,不过其核心思想很好理解:评价系统。靠着提供优良服务,营业员可以从顾客那里得到并积攒评分,提升营业员等级。

“等级高了就可以解开功能,3级的营业员还可以用好评分来兑换一些东西!”钱镜双手合十,感谢自己能够得到这个机会。

“好,接下来就是开始努力工作,获得这个好评分——就是不知道两个月的时间能够得多少分,够不够换些有趣的东西。如果在开学之后还能过来打工就好了,不管是为了分数还是为了美女,这都是好的。嘿嘿,就算现在根本没法知道能换什么,想一下仍旧很开心。”

钱镜现在的心情有点像一个人在憧憬自己中了五百万彩票后该怎么花一样。就当前来说有些不切实际,但提前预支一些快乐没啥坏处!一个人,为将来的危机未雨绸缪叫做成熟稳重,为将来的幸福憧憬并努力,则叫做积极进取。

查询一下时间,在考试间磨蹭一会儿,钱镜有许多事情可做。其实考试结束的时候大门就已经回到了墙上,随时可以走。钱镜不想在一场“预计耗时6小时”的考试中,不到一个钟头就出去,有点不像话。他不断查询营业员怎样能获得更多好评,日常工作都需要做什么这样的信息,还抽空仔细看了下《保密条例》。

快要到正午12点的时候,钱镜才离开了这间屋子,回到了杂货店柜台那里。看到他的瞬间,拉伊莎从座位上弹起来,风风火火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已经通过了?”

“是的!”钱镜抬起右手,木珠上赫然显示着他的名字。虽然在恋爱方面并没有太多经验,但钱镜也明白,这是他第一次完成拉伊莎的期望,自然是个表现的机会。“我……”

“这怎么可能!考试从来都需要五六个小时的!”

徐老爷子的不甘怒吼粗暴破坏了氛围。拉伊莎和钱镜一起转过头盯着他。“怎么就不可能?那些题是很多,但我就是运气好、就是完成了、就是通过了!你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对,接受这个事实吧!我已经有了营业员,我宣布白旗杂货铺重新开张!”拉伊莎眉飞色舞:“很明显,白旗杂货铺并没有连续关门超过五年,对赌协议并没有生效。”

话音刚落,一阵铿锵地脚步声从杂货店后房传来。先是探出来一把刀,然后从阴影中走出全副盔甲。

“关老爷?”钱镜哑然失声。虽然身上落满了灰尘,胡须上还粘着蜘蛛,但这的确是关老爷的等高塑像。众人看着关老爷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到柜台一侧正对着大门的方向,从怀里掏出个大金元宝踩在脚下,将青龙偃月刀插在地上,然后从袖子里摸出本书来。他捋捋长须,然后静止在了凝神看书的姿态。

“关老爷在此,谁都不要造次!”许先生对手下低喝一声,然后对拉伊莎说道:“算你运气好,居然能开门。告诉你,对赌协议可不止这一条,咱们来日方长!”

“要论来日,我比你长!”拉伊莎在胸前抱起胳膊、挺直了身子。钱镜偷偷移开过视线,捏捏鼻子。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怎么预约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安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贵阳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石家庄白癜风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