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流年-星海漫步』绿城人家之贵客盈门(情景短剧)_a

发布时间:2020-01-20 09:34:59

片头。字幕。

夜。林家客厅。

林桂东、戴翠兰、德公围坐在电视机前看中国女排比赛。

敲门声起。

三个人看电视转播球赛兴致勃勃,无暇理睬有人敲门。

敲门声又起。

林桂东显然不耐烦,起身去开门,两眼还盯着电视机屏幕,手乱摸一阵才把门打开。

表侄子拎着一大袋高级礼品,大声冲林桂东唤(武鸣话):“表叔!我看你来了!”

林桂东皱眉看表侄子(白话):“尼系边个呀?”

“我是你表侄仔呀!不记得啦?”表侄子跨步进门,张扬地将礼品放在戴翠兰、德公跟前的茶几上(武鸣话):“好久不见面,很想念你们啊!”

林桂东、戴翠兰和德公看一看茶几上的礼品,又看一看表侄子,三个人又惑然互望。

表侄子给林桂东递香烟(武鸣话):“表叔!先抽支烟。”

林桂东摆一摆手(白话):“你有亩搞错,我亩认得你系边个呢?”

表侄子(武鸣话):“我就是你六表姑的老八,才几年不见面,就不记得啦?”

林桂东喃喃自语(白话):“我六表姑的……咩也老八……”

表侄子(武鸣话):“我就是你六表姑的第八个仔了吗,那门都不记得啦?”

林桂东拍一拍脑门(白话):“尼甘讲我就记得了。”

表侄子(武鸣话):“太想念你们了!早就想来看你们了,就是太忙,抽不出时间。”

林桂东(武鸣话):“我记得你好像是承包苗圃的,是不是?”

表侄子笑了笑(武鸣话):“那是多少年以前了,我早就鸟枪换炮了!现在还承包苗圃呀,那就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了。”掏出名片来,给林桂东、戴翠兰、德公递名片。

林桂东念名片(白话):“南宁飞龙绿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总工程师、总会计师……哗!咩也你都做啊!”

德公(白话):“系亩系公司就尼一个人?”

表侄子(武鸣话):“我手下三百多人马。”

德公(白话):“包括打零工的民工?”

表侄子(武鸣话):“阿公啊,你真不懂罗,我身边的助理和秘书就有十几个人。”

德公(白话):“助理系做咩也的?”

表侄子(武鸣话):“给我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

德公(白话):“我喃系咩也,保姆了吗!”

林桂东(武鸣话):“绿化公司,那就是绿化队?”

表侄子(武鸣话):“绿化队怎么能跟我比罗?那个意罗(小了)!我公司一年承包的绿化工程,有好几个亿呗!”

戴翠兰(桂柳话):“种几蔸树几棵草就几个亿,你从美国进口先进设备来种也花不了这么多钱吧?”

表侄子(武鸣话):“你以为我承包条把小街的绿化呀,那是游击队干的零工。我是正规部队,画图纸全部用电脑,留学回来的博士都有好几个。”

德公(白话):“去问造 的不法之徒,亩讲博士,教授证书巨都做得出来。”

表侄子(武鸣话):“民族大道的绿化好看不好看?是我搞的。快速环道的绿化漂亮吧?是我搞的。浪东那边的绿化连老外都夸OK!是我搞的。”

戴翠兰(桂柳话):“真的都是你搞的?”

表侄子(武鸣话):“那当然。你们懂不懂,绿城这个名称那门来的,就是我搞出来的。”

德公(白话):“真系讲大话不纳税!”

表侄子(武鸣话):“阿公,这是实打实的,不是扯大炮的呗。”

敲门声起。

林桂东去开门。

表弟拎一大袋高级礼品,急匆匆一边跨步进门,一边左顾右盼自言自语(白话):“......亩搞错吧,系亩系尼度?……”

林桂东(白话):“兴递,你问边个?”

表弟盯住林桂东,大声叫唤(白话):“哎呀,表哥!几年亩见了,好想尼的啊!”

林桂东望表弟发愣:“你系边个呀?”

表弟(白话):“我系尼表兴递了吗,亩记得啦?”

林桂东困惑摇头。

表弟(白话):“我阿公喊尼阿公三表哥,我老头喊尼老头六表哥,甘我亩系喊你表哥罗?”

林桂东点点头(白话):“系甘表法呀,尼亩讲我真的忘记塞。”

表弟张扬地将礼品放到茶几上,礼品比刚才表侄子送的礼品贵重,说话自然也比表侄子口气大(白话):“多年亩见面,好想尼的!好几次车都到你的屋门口,想停一下,电话又催返衣。”

林桂东(白话):“我记得你系加工水泥砖的……”

表弟急打断林桂东的话(白话):“尼系旧年的事了,现家还做底也,亩系给兴递丢脸了。”掏出名片递给林桂东、戴翠兰、德公、表侄子。

林桂东念名片(白话):“南宁天马建筑集团总公司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总裁,亚洲建筑组织理事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太平洋土木研究会事理,克莱登大学土木学院名誉教授……甘多头衔,每个月光去工资都要坐半个月飞机啊!”

德公(白话):“甘大老板领工资做咩也,巨系专门给人的发工资的。”

表弟(白话):“阿公讲得对了。我每个月给员工发的工资总额,都有几百万。”

林桂东(白话):“甘你公司都有上千人?”

表弟(白话):“就系了。岩先讲了吗,整日东跑西跑,忙得连屙屎都亩时间。”

德公(白话):“真亩愧为台老板,吃罗衣都亩用屙,怪亩得甘有钱!”

表弟(白话):“早就想来跟尼的倾巨,就系亩得闲。甘台公司,台事细事,都离亩开我作主。”

表侄子给表弟递名片(武鸣话):“约得好不如来得巧,兄弟今晚走到一起来了!”

表弟看名片欣悦(白话):“缘分!真系缘分!今晚来得岩了。兴递有咩也喃呢?”

表侄子(武鸣话):“五象大道那边有搞头,有大搞头。人家那门讲,那里遍地是黄金,就看那个有门路去捡了。”

表弟(白话):“英雄所见略同。现家边个亩系睁大眼睛盯住科边,瞎子都能闻到钞票的味道!”

表侄子(武鸣话):“就是了,钱多,捡钱的人更多,就看哪个找到门路。能找到门路的人,那不会有几多个的。”

表弟(白话):“找关系打通关节了吗,亩关系抢吃屎尼都吃不到热的。”

戴翠兰(桂柳话):“喂,你们两个今晚跑到这块来,是要讨论什么捡钱……吃屎……?”

表侄子(武鸣话):“不是。今晚……好久不见,想念你们,来看望你们来了。”

戴翠兰(桂柳话):“哦,早不想念,晚不想念,今晚两个一起想念啦?”

表弟(白话):“底系心灵了吗,兴递就系甘了。表哥,你讲系亩系?”

林桂东苦笑(白话):“我在喃今晚系亩系咩也大节,我整日煮粉煮懵塞亩记得呢?”

敲门声起。

林桂东开门。

表外甥拎一大袋高级礼品,一边打手机一边跨步进门(南宁普通话):“……给我出动工兵,狠狠地挖,挖到地心也要把这些地雷给我挖起来……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有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多发射一些炮弹不算什么,多牺牲一些工兵也不算什么,只要能把那块地拿下来,把炮弹都打光了,把工兵都牺牲光了,也值得啊!……对,这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大家齐以疑惑的目光看表外甥。

林桂东(白话):“兴递,街上甘服地方,尼咩也跑到我屋里头打电话呢?”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表舅!好久不见面了,很想念你们啊!”

林桂东(白话):“尼系边个呀?”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我是你的表外甥,怎么不记得啦?”

林桂东摇头(白话):“亩记得。”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我是你三表姐的儿子呀?”

林桂东(白话):“我边底有个三表姐呢?”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我妈妈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外婆,叫你妈妈的妈妈也就是你的外婆做大姨,那么我妈妈也叫你妈妈做大姨,你说是不是?这样,你就叫我妈妈做表姐,我就叫你做表舅,我就是你的表外甥,你说是不是?”

林桂东(南宁普通话):“拐了多少个弯,这样排辈说不定我跟李嘉诚还是表兄弟哩!”

表外甥张扬地将礼品放到茶几上(南宁普通话):“多年不见,早就想来看望你们了!”礼品比表侄子、表弟的礼品贵重,人也更显得神气。掏出名片发给大家。

林桂东一看名片脸色聚变(南宁普通话):“你这是黑道公司呀!......”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怎么是黑道公司?”

林桂东(南宁普通话):“你看看名片上印的,南宁死光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死光呀!”

表外甥看名片震怒(南宁普通话):“这帮蠢猪!连这点事都给我搞错!是紫光房地产公司,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紫,不是死人的死,印错了!这帮吃屎长大的蠢猪!......”

德公(白话):“这名片发出去几多啦?”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今天刚印的,没发几张。”

德公(白话):“没发给外国朋友吧?”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没有。”

德公(白话):“甘亩要紧,发给外国朋友,影响你公司声誉系小事,影响我的南宁声誉就系大事了!”

表侄子给表外甥递名片(武鸣话):“刚才我都讲了,约得好不如来得巧。兄弟今晚真是幸会啊!”

表弟给表外甥递名片(白话):“我岩先讲了,今晚兴递碰头,真系缘份啊!”

表外甥看了看表侄子和表弟的名片(南宁普通话):“哦,原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哎呀,缘份,真是缘份!有时候约得好还不一定来得了,缘份叫我们兄弟今晚聚在一起了!”

表弟(白话):“台佬,最近想搞咩也大动作呢?”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现在,不管是房地产商、建筑商还是什么商,大大小小的老板,谁不盯着五象大道那边呀!我准备在那边搞个大项目,投资五个亿。”

表弟(白话):“地皮搞得掂亩?”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差不多了。”

表弟(白话):“那建筑的事,你还没有给别人吧?”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我和你谁跟谁呀,兄弟之间的事,好说。”

表侄子(武鸣话):“大哥,绿化的事,你还没有给别人吧?”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兄弟之间的事,打声招呼就成了,这还用商量吗。”

戴翠兰(桂柳话):“喂,我们家不是会展中心,你们怎么跑到这块来讨论什么大项目呀?”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今晚我是专程来看望你们的,多年不见了,想你们都快想死了!”

戴翠兰(桂柳话):“又不是逢年过节,怎么今晚突然想我们快想死了呢?”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哎呀,都怪我这几年太忙,实在太忙,想来看你们一直来不了。你们不懂呀,我公司一年都有几个大项目,每个项目都是几个亿呀!我一天到晚忙得晕头转向,有好几年都不得在床上睡过觉了。”

德公(白话):“听尼甘讲,咩也喊大老板我知得了。大老板就系不用上床睡觉!”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我只能在坐车去工地视察的路上打个盹,在办公室听完部下的汇报后往椅子靠一下,在会议开始之前抓紧时间把眼睛眯上几分钟。我能躺下来睡觉吗?我一躺下来觉睡,整个公司就停止运转。公司损失是小事,南宁人民没有房子住,这可是大事啊!”

戴翠兰(桂柳话):“哗!没想到你这个大老板,除了想发大财,还懂得忧国忧民啊!”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唉,一想到南宁还有不少老百姓没能住上宽敞明亮的楼房,我这个房地产公司老板睡不着觉啊!”

林桂东(南宁普通话):“成了,你赶快回去睡觉吧!你要是睡不着觉,我们更加没有房子住啊!”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表舅,今晚我诚心诚意来看望你们。当然,无事不登三宝殿。除了看望你们,还有件事请你帮一下忙。”

表侄子(武鸣话):“我也是,表叔要是能帮上我这个忙,对我来说就是时来运转了。”

表弟(白话):“我也系,科件事除了表哥,边个都帮不上忙。”

林桂东(白话):“尼的有亩搞错,我一个开小粉店的,能帮尼的咩也忙呢?”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这个忙你能帮,除非你不想帮。”

戴翠兰(桂柳话):“真是奇怪了!你们一个个都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来找一个开小小粉店的帮忙?”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表叔,你不讲我们也懂,你是市长的老朋友。”

林桂东(白话):“尼讲咩也?”

表侄子(武鸣话):“你是市长的老朋友。”

林桂东惊惑(白话):“我系市长的老朋友?”

表弟(白话):“就系了吗。”

德公(白话):“桂东啊,你几时同市长交朋友,你老头都亩知呢?”

戴翠兰(桂柳话):“桂东,你我二十几年夫妻,你从来没有跟我讲过,你是市长的老朋友。你真能保密,连睡觉说梦话也没说过啊!”

林桂东(白话):“尼的边底知我系市长的老朋友呢?”

表外甥(南宁普通话):“今天市长到你店里了,是不是?”

林桂东(白话):“系了。”

共 625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完情景剧又惊又喜!惊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真是浑浊到了极点。为了搞点工程做,九牛二虎之力都使了出来,不是使在如何提高质量上,如何优质管理上,如何价廉物美上,而是使在见不得人的事上,如文中的拉关系上,用金钱买通人情上,行贿受贿上。多年不见,长期不走的,居然都要攀扯到亲戚上,为的就是通过不正当途径拿到工程。那么,花了这么多钱拿到工程后,必然要把钱又拿回来,只能偷工减料了,结果伪劣工程,豆腐渣工程就产生了。短剧写作技巧高明,林桂东、戴翠兰、德公围坐在电视机前看中国女排比赛时,来了三个不速之客,绕来绕去都是沾亲的,因为市长曾经到过林桂东的小粉店里,都认为林桂东是市长的朋友。短剧文字精炼,对话有趣,合情合理,突出了人物性格心理活动,通过林桂东与表侄子、表弟、表外甥对比,一个正直的普通的有良心的不贪不占的平凡人栩栩如生,人跃然纸上。短剧直击时弊,讴歌平凡人的品质,揭露了不良商人的丑恶嘴脸,警醒人们,引人深思。佳作,推荐赏阅!谢谢赐稿流年,遥握作者!【编辑:山地7 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1706】

1 楼 文友: 201 -0 -16 08:01:54 佳作!一篇警醒人的好作品,感谢作者的倾情奉献。

2 楼 文友: 201 -0 -16 1 :4 :0 欣赏,分享作者的创作快乐。 一个人静静地走进写作的氛围,这样的孤独不会寂寞。

 楼 文友: 201 -0 -17 21:59:00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宝宝吸收不好怎么办
什么青菜能消肿止痛
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
小孩健脾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